湖南人大網(wǎng)>監督工作>專(zhuān)題詢(xún)問(wèn)>正文

【問(wèn)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】市場(chǎng)主體和人民群眾對政務(wù)數據不能共享的問(wèn)題反映比較強烈,省政務(wù)管理服務(wù)局在實(shí)現政務(wù)數據共享方面將采取哪些舉措?

來(lái)源:湖南人大網(wǎng) 作者: 編輯:曹玉玲 2021-06-03 10:08:05
湖南人大微信
公眾號二維碼
—分享—

10.呂新偉.jpg

呂新偉代表提問(wèn)

《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條例》第三十七條規定,政府及其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應按照國家有關(guān)規定,提供數據共享服務(wù)。據調查了解,目前湖南的政務(wù)數據共享不到20%,主要是有關(guān)省直部門(mén)不想提供、或者其他方面的原因不敢提供,市場(chǎng)主體和人民群眾對政務(wù)數據不能共享的問(wèn)題反映比較強烈。省委、省政府對這件事非常重視,一直大力在抓,但效果并不理想,請問(wèn)省政務(wù)管理服務(wù)局黃立副局長(cháng),問(wèn)題到底出在哪里?下一步在實(shí)現政務(wù)數據共享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?

10.黃  立.jpg

省政務(wù)管理服務(wù)局副局長(cháng)黃立回答

2019年10月以來(lái),根據省政府領(lǐng)導和省政府規章授權,省政務(wù)局在“三定”方案未明確推進(jìn)政務(wù)數據共享職責,未配置相應職數的情況下,牽頭開(kāi)展政務(wù)數據共享相關(guān)工作。在工作推進(jìn)中,發(fā)現主要存在以下幾點(diǎn)問(wèn)題:

一是統籌規劃和頂層設計力度不夠。國家政府組織、采取二元矩陣模式,信息資源配置“縱強橫弱”,亟需強力協(xié)調才能共享;省級牽頭部門(mén)與技術(shù)支撐部門(mén)無(wú)隸屬關(guān)系,以及職能職責、人員編制等原因,工作舉步維艱;大多數市縣沒(méi)有明確工作牽頭機構,共享機制還不健全。

二是政務(wù)數據資源法規體系和標準規范不健全。國家政務(wù)數據立法滯后;管理權責邊界不清;據標準不統一;安全保護與共享開(kāi)放矛盾突出。

三是電子政務(wù)網(wǎng)絡(luò )整合進(jìn)展緩慢。國家有電子政務(wù)內外網(wǎng),38個(gè)部委幾十多個(gè)政務(wù)專(zhuān)網(wǎng)。;省內專(zhuān)網(wǎng)整合緩慢,互相隔離,橫向交互率不足1%,共享通道不暢。

四是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較為短缺。缺乏復合型人才;運維外包給技術(shù)公司;技術(shù)依賴(lài)、安全風(fēng)險高和響應速度慢。

計劃建議:1、編制“十四五”數字政府規劃。2021年3月,建輝常務(wù)副省長(cháng)明確批示政務(wù)局牽頭,發(fā)改、發(fā)展研究中心協(xié)同。加強數據共享頂層設計。2、出臺我省數據共享實(shí)施方案。起草我省《建立健全政務(wù)數據共享協(xié)調機制加快推進(jìn)數據有序共享的實(shí)施方案》。構建數據共享統籌協(xié)調體系、共享支撐體系、資源服務(wù)體系、供需對接體系、標準規范體系、安全保障體系,解決部門(mén)不知道怎么共享,不愿共享問(wèn)題。3、持續開(kāi)展數據共享攻堅行動(dòng)。從具體數據應用場(chǎng)景入手,積極梳理國家部委系統對接要求,深入開(kāi)展省直業(yè)務(wù)系統與一體化平臺對接,提高數據共享率。4、建議進(jìn)一步理順工作體制機制。

來(lái)源:湖南人大網(wǎng)

編輯:曹玉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