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人大網(wǎng)>理論研究>法治建設>正文

法治中國的愿景

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 作者:王靜 祖博媛 編輯:redcloud 2019-11-12 09:41:38
湖南人大微信
公眾號二維碼
—分享—

  人類(lèi)歷史潮流浩浩湯湯,從神治到人治再到法治,是人類(lèi)文明進(jìn)化的方向,也是治國理政方式的變革。法治不是簡(jiǎn)單的概念推理或口號呼吁,而是一個(gè)國家和民族走向現代化的必然選擇。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(huì )對全面推進(jìn)依法治國作出了重大部署,體現了我國將法治作為通往現代化基本路徑的堅定選擇,代表著(zhù)我國在治國方略、治理體系和執政方式等方面實(shí)現了理念上的重大突破。當前,在法治中國建設的征途中還有諸多未解的難題,需要我們上下求索,尋找解決中國問(wèn)題的密碼,為世界文明發(fā)展進(jìn)程貢獻中國力量。

  法治中國是歷史演進(jìn)發(fā)展的必然

  法治是歷史的必然,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(guān)規律,建設法治國家是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文明進(jìn)步的基本要求,也是實(shí)現現代化的必然選擇。

  中國的歷史與法治的實(shí)踐已經(jīng)充分證明,只有依法治國,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法治國家,才能保障國家的繁榮穩定和人民的幸福安康。法治中國不是智者學(xué)人的發(fā)明創(chuàng )造,也不是圣賢先知的邏輯推演,我們對這一道路的認知都是基于歷史的經(jīng)驗教訓而得出的結論。我國在通往法治的道路上曾經(jīng)歷躊躇徘徊,但正是這些失敗的教訓有力地證明,法治是歷史演進(jìn)發(fā)展的必然,任何國家和社會(huì )都不能脫離這一歷史規律。

  更需深入辨析的是,“法治中國”之“法治”,不是古代法家之“法治”,即將律法規則作為管理國家社會(huì )的工具,著(zhù)重強調其威懾懲罰。“法治中國”之“法治”,是將公權力之制約和私權利之保障作為首要目標,將人民群眾的福祉置于最高位階,旨在實(shí)現國家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和文化等多方面生活以法治作為最高準則,并與“人治”劃清界限、具有現代精神的法治,根本上是順應人權保障和國家現代化的需要而實(shí)現的法治。

  法治中國是新時(shí)代治國安邦的方略

  法治興則中國興,法治強則中國強。1999年,依法治國被正式寫(xiě)入憲法,明確提出“中華人民共和國實(shí)行依法治國,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法治國家”。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(huì )描繪了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法治體系的藍圖。黨的十九大報告更是把“堅持全面依法治國”明確為新時(shí)代堅持和發(fā)展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的基本方略,進(jìn)一步提升了全面依法治國的戰略地位。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,意味著(zhù)國家治理的方方面面都必須堅持法治的原則、精神和方法,必須堅持科學(xué)立法、嚴格執法、公正司法、全民守法,必須堅決維護憲法法律權威,依法維護人民權益,依法維護社會(huì )公平正義,依法維護國家安全穩定。

  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(chǎng)深刻革命,是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的本質(zhì)要求和重要保障。而邁向現代化過(guò)程中的種種陷阱,唯有通過(guò)法治才能避免。以大健康領(lǐng)域為例,近年來(lái)我國暴露出在食品藥品和醫療健康等領(lǐng)域內存在生產(chǎn)水平落后、道德滑坡、法律缺位和監管不力等問(wèn)題,化解這些問(wèn)題并避免問(wèn)題重蹈必須堅持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,也就是說(shuō)必須將對問(wèn)題本身的追責、處理和賠償與建立健全相關(guān)的法律制度結合起來(lái),將危機應對與常規處理結合起來(lái),將運動(dòng)式執法與加強日常監管結合起來(lái),要通過(guò)對制度上的漏洞和盲區進(jìn)行科學(xué)嚴謹的評估,扎緊制度的藩籬,對市場(chǎng)和社會(huì )加強監管,而且對監管者更要加強監管。

  法治中國是人民當家作主的保障

  世界諸多國家在通往現代化進(jìn)程中的歷史經(jīng)驗都反復證明,保護公民基本權利是法治的精髓,只有將保障人權作為首要目標的國家和地區,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治。我國作為社會(huì )主義國家,更是強調國家一切權力屬于人民,而法治正是人民主權的制度保障。我國憲法規定: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。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(guān)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。人民依照法律規定,通過(guò)各種途徑和形式,管理國家事務(wù),管理經(jīng)濟和文化事業(yè),管理社會(huì )事務(wù)。”這反映出我國的國家性質(zhì),即工人階級領(lǐng)導的、以工農聯(lián)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(zhuān)政的社會(huì )主義國家;人民實(shí)現當家作主的政權組織形式,就是人民通過(guò)各級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行使國家權力;國家通過(guò)建立健全法律制度和體制機制,保證人民依法當家作主的制度途徑。

 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,中國社會(huì )主要矛盾已經(jīng)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(cháng)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(fā)展之間的矛盾。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需要法治的保障,法治中國應當是人人幸福的中國。例如,我國針對在城鎮化過(guò)程中征地拆遷矛盾比較突出的問(wèn)題,始終將保護公民權利置于最突出的地位,將一些征地拆遷的公共事件作為制度變革的契機,如出臺新的《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》,并在法治的前提和框架下推動(dòng)農村土地流轉、征地制度完善和房產(chǎn)稅試點(diǎn)等改革措施,力圖根本上解決征地拆遷的制度問(wèn)題,切實(shí)保護公民的人身權、財產(chǎn)權。從全局上來(lái)講,依法治國的前提是依憲治國,加強憲法實(shí)施,完善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法律體系,加強民主立法、科學(xué)立法和依法立法,通過(guò)良法推動(dòng)發(fā)展、實(shí)現善治;深入推進(jìn)依法行政,加快建設法治政府;保障司法公正,增強全民法治觀(guān)念,推進(jìn)建設法治社會(huì )。只有這樣,才能更好地滿(mǎn)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。

  法治中國是參與世界競爭的基礎

  現代社會(huì )技術(shù)發(fā)展日新月異,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層出不窮,政府面對公眾和社會(huì )進(jìn)行管理的能力和水平能否與經(jīng)濟技術(shù)發(fā)展相匹配,決定著(zhù)一個(gè)國家或一個(gè)地區在競爭中是否能夠最終獲勝。當今世界的競爭是綜合國力的競爭,這其中包括國與國之間的制度競爭,而且制度競爭更為隱形。法治貫穿于政治制度、經(jīng)濟制度、文化制度、科技制度等多重制度之中,與之相伴相生。法治中國是世界競爭的制度選擇,彰顯出中華文明在現代社會(huì )煥發(fā)的嶄新生機,將助力我國在世界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科技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增加核心競爭力,全面提升國家能力,為在全球開(kāi)放合作中發(fā)揮中國的作用奠定堅實(shí)的制度基礎。通過(guò)法治全面提升國家實(shí)力,還有很多方面亟待研究和解決,包括夯實(shí)人權保障的基礎,進(jìn)一步落實(shí)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實(shí)現更加公平的社會(huì )分配,推動(dòng)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、產(chǎn)業(yè)升級調整和經(jīng)濟平穩快速發(fā)展,社會(huì )矛盾糾紛有效化解等等,都需要貫穿法治的原則、精神和方法。

  世界競爭主要是人才和資本的競爭,特別是在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云計算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等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新階段,人才和資本的爭奪更加激烈,如何在新的產(chǎn)業(yè)革命的背景下發(fā)揮出中國的吸引力和優(yōu)勢,我們又一次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。如何通過(guò)法治促進(jìn)數據信息流動(dòng)并更好地保護公民個(gè)人隱私,如何通過(guò)法治為新技術(shù)、新業(yè)態(tài)提供制度支持,如何通過(guò)法治平衡調整社會(huì )各方關(guān)系,如何通過(guò)法治實(shí)現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,我國不僅是跟隨者,更應當是引領(lǐng)者。

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
作者:王靜 祖博媛

編輯:redcloud